您当前的位置:科技视窗网 > 智能
10

裁员加提价爱奇艺能否自救?

时间:2021-12-16 16:24:00    编辑:子墨    来源:科技视窗网
裁员加提价爱奇艺能否自救?

近日,爱奇艺被爆大规模裁员引发公众热议。12月15日,爱奇艺又透过“爱奇艺VIP会员”微博发布消息,宣布将从12月16日0:00起上调多档会员订阅价格,黄金VIP普通包月会员由25元提至30元,连续包月由19元提至22元,普通季卡会员由68元提至78元,连续包季58元提至63元,普通和连续年卡会员价格保持不变。

据财报显示,2021年第3季度,爱奇艺的净亏损高达17亿元,亏损同比增长41.7%。此番裁员加提价的举措,被外界视为爱奇艺开源节流之举。

外忧 短视频平台扩张迅猛

用户时间此消彼长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6月,在9.44亿网络视频用户中,有8.88亿看短视频,短视频用户已经占到网民整体的87.8%。与之相比,长视频平台的用户活跃度却出现了下滑之势。

从用户人均单日使用时长看,短视频人均单日使用时长逐年递增,《2021年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21年3月,短视频应用的人均单日使用时长为125分钟,较长视频高出27分钟,且差距呈增长趋势;53.5%的短视频用户每天都会看短视频节目,这一比例较长视频高出17.2个百分点。而用户使用时间此消彼长的背后,是广告份额的悄悄转移。

二创作品抢夺眼球

相效于长视频平台,短视频平台有两大优势,一是算法,二是低成本。短视频产品通过算法对用户进行精准投喂,观众无需主动查找也能够被推送感兴趣的视频。这种模式能充分占据用户的碎片时间,比起需要付出大量时间精力的长视频,更加适应如今年轻人的快节奏生活。

短视频平台还为广大用户提供了二次创作、剪辑发布的渠道,极大满足了用户的创作欲,并为平台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视频资源。制作者只需以较低的成本制作视频,观众也只需付出较低的时间成本观看。“5分钟带你看完一部剧”的二创作品,成为不少观众对抗注水长剧的选择。

4月23日,各大长视频平台联合500多位艺人,共同发布了倡议书,呼吁短视频平台推进版权内容合规管理,清理未经授权的内容。但鉴于影视侵权的划定边界模糊,这次呼吁似乎并没有让这种情况得到很好的改善。

自制内容开始发力

在内容创作领域,短视频平台也在摩拳擦掌。

2020年以来,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发力原创微短剧,霸总、赘婿、穿越等一系列主题作品备受观众热捧。据“Tech星球”报道,为了让用户更便捷地看“短剧”,抖音计划将短剧作为一个单独的一级入口,放置在抖音App的首页内。而快手也于10月公布,其短剧日活跃用户为2.3亿,总播放量7700亿次。

自制综艺的开发和热门电影的引进,短视频也没落下。2021年下半年,抖音先后携手奇遇文化及湖南卫视等推出综艺栏目《很高兴认识你》《给你,我的新名片》等,快手也陆续上线了《超Nice大会》《岳努力越幸运》《耐撕大会》等自制综艺。在电影分发方面,抖音高调引进了《囧妈》《大赢家》等电影引起行业关注,而快手出品并上线了《空巢》,“快手放映厅”也更新了《夏洛特烦恼》《战狼》《美人鱼》等大热版权电影。

可以说,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在原创微短剧、自制综艺及热门电影等领域的发力,已经攻入了长视频平台赖以生存的内容腹地,长视频行业的“正餐”面临被分食的境地。

迷雾剧场哑火

然而,2021年爱奇艺推出的独播剧中,上半年仅有“热有余而爆不足”的《赘婿》《小舍得》勉强撑场。下半年,被寄予厚望的“迷雾剧场”更变成“迷惑剧场”,陷入哑火的窘境。开季首作《八角亭谜雾》汇聚了段奕宏、郝蕾、祖峰、吴越等实力派演员并搭配了著名导演王小帅的豪华幕后团队,豆瓣评分却只有5.7分。由冯绍峰、文淇、范丞丞和郭子凡主演的轻科幻冒险悬疑剧《致命愿望》,直接创下了“迷雾剧场”至今的最低分——4.5分。这部作品混搭了轻科幻+实力派+流量偶像元素,然而剧情空洞,剪辑混乱,演员演技不在线,引来大批网友吐槽。

由赵丽颖领衔的《谁是凶手》仍在播出,观众评价也是褒贬不一。截至目前,《谁是凶手》在豆瓣收获7.1分。从评分上来看,似乎为“迷雾剧场”挽回了一些口碑,但该剧开播仅数日就几次陷入了舆论风波,先是有细心的网友发现其海报涉嫌抄袭知名日剧《胜利即正义》。不久后又有人发现剧组未授权使用宋茜、于和伟、王丽坤的旧照作为剧中“受害人”的照片,引发争议。剧组接二连三的道歉让网友将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些负面新闻上,从而忽略了对剧情的讨论。有网友调侃道:“没想到,刑侦题材的《谁是凶手》剧组竟是法盲剧组。”

选秀节目停播

2020年2月,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的《网络综艺节目内容审核标准细则》明确规定,选秀及偶像养成类节目中不得出现设“花钱买投票”环节,不得刻意引导、鼓励网民采取购物、充会员等物质化手段为选手投票、助力。但练习生选秀节目是出品方、平台方和赞助商都难舍弃的圈钱利器,全民制作人的节目模式配合以打榜投票的具体手段,能勾起粉丝的狂热追捧,带来巨大流量,更能为品牌商和平台带来真金白银。于是,为了规避“诱导消费”“打榜投票”的争议,《青春有你》《创造营》等选秀节目纷纷形成了一套自己的“话术”,将“打投”说成“助力”,将“选手”说成“学员”。

最终,《青春有你3》在决赛前夜被责令暂停录制,爱奇艺此事也发文致歉并提出了整改措施。由国家网信办部署开展的文娱圈“清朗”系列专项行动,也为狂热的饭圈行为踩了刹车。8月25日,爱奇艺首席执行官龚宇在中国视协电视艺术工作者职业道德和行风建设工作座谈会上表态:“爱奇艺将取消未来几年的偶像选秀节目和任何场外投票环节。”

“断腕”超前点播

今年10月4日,爱奇艺、腾讯和优酷三大视频平台先后发布声明,宣布取消剧集超前点播服务。爱奇艺CEO龚宇特意表示,取消超前点播服务并非是受到消费者协会约谈或监管部门的压力,而是为了提高会员的满意度。他说:“我们愿意壮士断腕,愿意为会员的满意度付出代价。”

事实上,网友对超前点播服务的反感由来已久,这是一项让已经购买了会员服务的用户通过二次消费,提前获得更多剧集内容的操作,涉嫌侵害消费者权益。超前点播的雏形始于爱奇艺在2019年初播出的自制网剧《独家记忆》。作为试验品,付费会员可以通过分享链接获得好友助力提前观看全集内容。而真正的付费点播在腾讯视频同年6月上线的独播网剧《陈情令》中出现,观众可以选择以每集6元的价格,提前解锁包含大结局在内的五集剧集。热播剧《庆余年》在腾讯、爱奇艺双平台上线后,两平台方均推出了超前点播服务。然而公众的反感也越来越强烈,身为爱奇艺VIP会员的吴先生在观看《庆余年》时,认为此项举措侵害了自己的会员权益,一纸诉状将爱奇艺告上了法庭。今年9月9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文,奉劝长视频平台“少一些套路,多一些真诚”,并强调视频平台VIP服务应该依法合规,质价相符。《人民日报》也发表评论称:“企业想追求更好的收益本无可非议,但绝不能建立在损害用户合法权益的基础上。”

然而,用户的满意度回升不是一朝一夕所能,爱奇艺等长视频平台却没能找到一个“吃相佳变现快”的渠道。宣布取消超前点播当晚,爱奇艺股价一路下跌,收盘时每股仅7.26美元,下跌6.8%,创历史新低。而此前的3月,爱奇艺股价曾一度达到28.97美元/股。


为您推荐